他的律师斯蒂芬

2020-06-23 20:57

小马回忆,2016年8月14日,她从北京飞到美国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后,第二班转美联航飞机飞伊萨卡时出了问题。

此外,美国交通部已于10日宣布将调查这一事件。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呼吁联邦政府进行更彻底的调查。

免责声明:

到达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已是晚上,她本应转美国时间8月14日晚9点29分的ua4921飞往伊萨卡,但因天气原因,滞留在机场。

据《长江日报》报道,美国康奈尔大学研一留学新生、23岁的武汉姑娘小马去年也曾遭遇过美联航无理由暴力赶客,她称自己花了上万元购买了全价票却在飞机上遭两个壮汉驾出飞机。

乘客可申请精神伤害赔偿,通常是医疗费的三到四倍;乘客还可据此申请惩罚性赔偿,可申请精神伤害赔偿10倍以上的数额。算下来,理论上乘客可申请的赔偿在500万美元左右。即便双方最后选择和解,乘客也有望拿到100万美元以上的赔偿。

小马说,她英文算是流利,跟美联航的人表达时用词比较强硬,感觉是这个原因所以他们之后才没找她麻烦,“我顺利地走回了飞机,当时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小马被架下了飞机后和工作人员理论。“我当时就跟他们说,我现在就要走上我的飞机了,你们没有正当的理由要把我挤下飞机的话,你们可以试试,再敢动我一下,我就报警。”

在取行李的过程中,大概是因为她没有马上配合,原先的那位男工作人员身后又赶来一位壮汉。“只知道不是空姐,但是也不像机场保安”,小马说:“他们两个人就把我一左一右地夹着,半架着半推着把我弄下了飞机。”

陶大伟的另一位律师汤姆森告诉媒体记者,陶大伟不仅会对自己的遭遇起诉美联航,也会针对美联航要求他调换航班的工作程序进行起诉,因为他被要求离开飞机,仅是为美联航自己的员工让座,这一举动引发了舆论极大不满。

此外,据《新京报》报道,美国华裔律师刘龙珠针对这一事件分析表示,机票超售在美国很普遍,大部分解决办法是给予物质补偿。涉事乘客可以起诉航空公司、警察局、航空管理局,甚至售票机构。

此外,还有不少网友支持受害乘客对美联航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美联航股票11日大幅下跌,逾6亿美元市值蒸发。

她上飞机后,看到那两位工作人员又上来带了一个女生下去,不久飞机就起飞了。“(那个女生)也是亚裔,离我有点远,不敢确定是不是中国人,但能知道一定不是白人。”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白宫发言人斯派塞11日在白宫例行吹风会上说,9日发生的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美联航)暴力驱逐乘客下机事件“令人困扰”。

面对舆论风暴,美联航首席执行官奥斯卡·穆尼奥斯11日发表声明再次道歉,说美联航对这一事件“负全部责任”,将进行详细调查,并在4月30日前公布调查结果。

暴力拖拽乘客下机时间发生后,不少美联航的负面新闻被集中爆出来。乘客称,该公司的托运规则和托运费最“坑”;座位间距加密做得最过分;率先取消免费供餐,飞机餐“连鸡饲料都不如”;准点率极低、行李丢失率极高、投诉率极高;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补偿改签”发的是有限制条件的抵扣券。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肖茹丹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之后在地面沟通,他们就只是反复跟我说我没有座位,但我的登机牌上清清楚楚写着座位号,不是那种补位票。”小马说,她花费人民币15513元买了单程正价机票,不是学生票或者打折票。

美联航发言人乔纳森·格林于当地时间11日承认,事发航班实际并未超售机票,强迫乘客下机只为安排公司机务人员。据乔纳森披露,事发航班满舱运载70名乘客,抽取4名乘客下机只为安排4名公司机务人员,以便他们次日能够及时到岗。

“我坐下来之后,飞机上的人已经很满了,突然有一个人上来就叫我下飞机。我以为是我的行李超过限制大小,第一反应是先去取我的行李,就没有立刻配合他们下飞机。”

斯派塞说:“我认为任何看到视频的人,对一个人遭到那样方式的对待,都不会无动于衷。”

连日来,在社交网站推特上,“抵制美联航”“拒绝乘坐美联航”等标签迅速走红,不少网友或分享自己乘坐美联航的负面体验,或宣布以后绝不乘坐美联航飞机,或直接贴出截图显示已退订美联航机票。

很多乘客当晚就被安排上了飞伊萨卡的第二班飞机,“好多比我后去的人都先安排航班走了”。小马说:“没错,先走的都是白人,留下我和几个亚裔的妹子。”

记者梳理发现,美联航的“黑历史”也是满满的:从托运宠物致病、摔坏乘客吉他,到头等舱乘客被迫让座,顾客投诉不断。

事后,小马感到很气愤,写邮件、打客服电话向美联航投诉,但“写了5封投诉信,最后都没有回音”。

小马最后被安排上了当年8月15日晚11点最后一趟航班,谁料到上飞机又出了岔子。

“我对那名被暴力带离航班的乘客和航班上所有乘客表示深深的歉意,永远不应该有人被如此错误地对待,”穆尼奥斯说。

但穆尼奥斯在10日发布的第一份道歉声明中,将事件轻描淡写为对乘客的“重新安置”,并在此前发送的公司内部邮件中表示支持涉事人员,称他们“按照既定程序应对相关状况”。他的声明和被多家媒体获取的这份内部邮件进一步激起美国乃至世界各地网民的愤怒。

此外,陶大伟通过律师发表了一份声明。在声明中,他的律师斯蒂芬。高兰(音译)表示:“陶先生全家想让全世界知道,他们对收到的各界关心、支持表示感激。目前,他们仅关注于陶医生的护理和治疗。”声明中还表示,陶大伟仍然“芝加哥医院接受治疗”,暗示他受的伤比外界在视频中所看到的要严重得多。